悦子子子子岄

【狄芳】『花吐症』

这里是悦子!
悦子!
悦子!
重要的事说三遍!

而且是一个新手!

头一次在lof发文欸。

所以,也请大家多提一提意见哦!

花吐症这个梗有点老了,但我只能想到这个了〖笑哭〗

所以,我写的微虐哦!

好了废话不多说,开文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夕阳的残影散在街道上,扑出了橘黄色的光晕,带着一丝深沉的美。

李元芳提着书包毫无目标的走在大街上,微风吹散了他额前的头发,看起来有着几丝的狼狈。

李元芳并没有注意到,他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身影,那个人的话语,以及他身上那股……淡淡的气息。

当反应过来时,自己已经拐到了一条不知名的小巷,一股淡淡的花香传来。

李元芳看着面前的花店,并没有打算进去,但是脚却自动的180度转弯,走进了花店。

里面一半笼罩在阴影里,使人看不清那里有什么,李元芳挑了挑眉,并没有看出什么奇特的,打算不要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。

“呦……有人来了?”忽然一个声音响起,把李元芳了一大跳,他一扭头,看到了柜台上的一个男孩。

一双大大的兽耳,如血一般毫无波澜的眸子,仔细一看,似乎长得还有点像谁……

“欢迎光临,不想带些什么回去吗?”在柜台上坐着的男孩轻轻一笑,托着腮,定定的望着李元芳。

诡异的感觉从心底弥漫出来,但是李元芳却听到自己的声音说:“你……是谁?”

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,在李元芳记忆里,没有这抹身影的出现,但是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让李元芳忽然有种想哭出来的感觉,仿佛是经历过生死离别。

“你可以叫我……黑芳,你想要些什么花呢?”黑芳从柜台上跳了下来,走到了李元芳面前,用职业性的口吻来问。

“我……”李元芳刚想说什么都不要,忽然瞥到了墙角的一丛白色的虞美人,愣愣的看着。虞美人他仅仅只见过红色的,那种娇艳欲滴的红,而不是带着魅惑人心的魔力,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但是这种白色的虞美人,似乎是真正歌颂了当年霸王别姬的深情,带着圣洁的纯白,美得非凡脱俗,让人不忍心破坏。

可是即使这样,他还是只能被摆在墙角,等待着岁月的腐蚀。

“那丛白色的虞美人吗?你的眼光还真是怪呢,一般都没有人选那些。”黑芳歪了歪头,最后还是神秘一笑,把那从白色的虞美人抱得起来,装饰成花束的样子,递给了李元芳。

“如果你喜欢的话,那我就送给你喽,不过要经常来我的店里坐一坐!”鬼使神差的,李元芳点了点头。

整座高中的人都知道,李元芳喜欢狄仁杰,但是狄仁杰并没有表态,或者说是,他根本就不想表态。

这是一节体育课,其他同学都慢慢散散的在操场上活动,李元芳拿着手机,呆呆的看着屏幕上的他,又呆呆的傻笑。

但忽然,他猛的一弯腰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感到嘴里有异物,李元芳连忙吐出来,看着掌心中的那一朵白色的虞美人,李元芳忽然呆住了。

自己怎么可能……吐出花?!

白色的虞美人的花瓣上染上了血丝,多多少少的带着凄美感。

这……怎么回事……

放学后,李元芳直奔黑芳的花店,拿着自己吐出来的那朵虞美人,狠狠的拍在黑芳的柜台上。

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你对我做了什么?!”李元芳额头间有着几滴汗珠,顺着他的脸颊流下。

黑芳似乎是刚睡醒的样子,懒懒散散的看了看那朵虞美人,又看了看李元芳,眼中那种异常的兴奋一闪而过。

“哦……花吐症啊……你是不是喜欢上了谁?”黑芳玩弄着那朵虞美人,还是像往常一样,托着腮帮子。

“这……和那有什么关系?”李元芳愣住了,黑芳知道他是跟不上自己的思路,就干脆直接讲解了起来。

“花吐症是因为你喜欢上了一个人,所以才会有这种状况,但是会越来越严重,短时间内你就会死亡,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……和你喜欢的那个人相吻,发自内心的爱的吻,否则……到底你还是会死。”

李元芳似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漏了一拍,随即他猛的揪住黑芳的领子,用他以往很少用到的恶狠狠的口气问:

“是不是你干的?!”

注视着黑芳那双毫无生机的眸子,李元芳觉得心寒。

“呦……你怎么能这样说?”黑芳浅浅的笑着,一根一根的掰开了李元芳的指头。

“我把我能说的都已经告诉你了,剩下的也就看你自己的喽……”说完,他连个表情都不给李元芳,转身回到了屋子内部。

“喂!……”李元芳妄图叫住他,可是最终只留下了一片回音。

“怎么办…………”

又是黄昏之时,狄仁杰在放学后遇见了那家花店。

像李元芳一样,狄仁杰也是不由自主的走了进去,然后看到了黑芳。

“要知道,李元芳现在可是需要你了呢……”黑芳一边倒茶,一边幽幽的说道。

狄仁杰轻笑一声,端起那杯茶,同样幽幽的回答:“那又关我什么事?他喜欢我,可我不喜欢他。”

黑芳擦茶具的手忽然停了下来,但还是莞尔一笑,把茶具收好。

“那万一……他是有着性命危险,才会需要你,你愿意帮他吗?”

“性命危险…那如果我能做到,我就会帮。”狄仁杰手托着自己的下巴,英朗的面孔被夕阳照着,让黑芳有点失神。

千年轮回了……你容貌依旧。

李元芳紧紧的缩在屋子的墙角里,不停的咳嗽,一朵又一朵的白色虞美人,散落在他的身边,仿佛是一种圣洁的恶魔,一点一点吞噬着他的生命。

“李元芳!快开门!”妲己和安琪拉不停的在外面敲着门,可是李元芳依然不开门,他忍住自己的泪水,不停的颤抖着。

“那就别怪我了!……”安琪拉扶了扶眼镜,和妲己蓄了蓄力,猛的撞在门上。

“嘭——”他们两个撞进屋里时,看到了失神的李元芳,被吓了一大跳。

“这些花……究竟是什么?”妲己的手颤抖着,拿起了一朵白色的虞美人,究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“不要管我!”李元芳猛的站了起来,冲出自己的宿舍,不让安琪拉和妲己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。

不知不觉中,自己不知何时跑到了狄仁杰的宿舍门口,李元芳自嘲的苦笑了一声,缩在了门口的墙角那里,轻轻的流着泪,将头埋在膝盖中,似乎是在祈祷,慢慢的睡着了……

等李元芳再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

狄仁杰拿着一杯水走进宿舍,看了看床上感到奇怪的李元芳,眼底深深的闪过了一丝鄙夷。

“李元芳,我不管你患上了什么奇怪的病,但是我所能帮你的,我也就尽力帮了。”

“黑芳已经把方法告诉我了,能不能成功,我也不知道,但是重要的是,你以后不能再缠着我了。”

李元芳在床上一愣,接着就被狄仁杰猛的捞过去,强硬的吻下。

这是一个生硬、强暴的吻,完全感觉不到一丝真心,相反的,更多的还是应服。

是啊,他不爱自己,那哪来到的真心?……

李元芳推开了狄仁杰,微微的苦笑了一下,并没有看狄仁杰诧异地目光,深深的鞠了一躬,然后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了一样,有出了宿舍门。

“打扰至歉,狄仁杰。”

李元芳回到自己的宿舍,依然不停的咳嗽着,痛苦的生不如死。

但是他真的好累。

“睡吧,该休息了。……”

一个声音轻轻的喃喃道,李元芳仿佛是真的被催眠了一样,闭上了沉重的金瞳,带着一种自然的解放。

死了,也就解脱了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李元芳死了。

李元芳的朋友都恸哭着,在白色的灵堂。李元芳从小都和姐姐相依为命,所以除了姐姐,也就这群朋友了。

狄仁杰也在其中,面色是毫无波澜,只是心中有几分惋惜。他来参加李元芳的葬礼,完完全全也只是因为朋友关系。

一个小小的身影,几步走到棺材面前,别人好像没有看到一样,完全无视了他轻轻敲着棺材的动作。

“走吧,期待着下一世吧。”

狄仁杰,千年轮回,数场相逢,但是终果,却总是一样的。

为什么无数场轮回的真心,也换不来你深情的一眼?……

【END】